杭州出轨取证

杭州侦探调查【富养的女儿容易受到什么性诱惑

文字:[大][中][小] 2022-05-30    浏览次数:    

杭州侦探调查【富养的女儿容易受到什么性诱惑】但看得出来,艳艳被前夫小辉打击得够呛,因为顺从小辉的喜好,她连高跟鞋都没穿过,却换来这样的结果,所以离婚后,艳艳吸烟、酗酒、泡吧、约炮都开始来了。平日白天,艳艳是家族企业里的女强人,一到了晚上,她就换装成夜店女郎,烈焰红唇、暴露裙装,瞬间走上性感路线。这种双面人生,在艳艳父亲病逝后,越演越烈。有人称之为堕落,但彼时的艳艳却享受其中,貌似前三十年活得过于清醒克制,此时的放纵犹如一个开关,给了自己一次重回青春叛逆期的机会。自己可以毫不遮掩地直视内心欲望,俗不可耐地做回饮食男女,放下各种标签、肆意而放纵地活着……艳艳觉得,貌似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剥离心痛,避开清醒,短暂快乐……

据艳艳回忆,当时的自己并没有想过再次进入婚姻,只想着及时行乐,有钱有闲,频繁更换奶狗,岂不美哉?然而,艳艳竟然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了两次,再一次误打误撞地招来了渣男。这个男人是艳艳的第二任老公老方。老方比之小辉,算不得穷男人。毕竟已经年过40,多年的职场老油子,收入50万上下。但这个条件在富二代艳艳面前,依然可以称得上是穷人。光是艳艳家住的那栋独栋别墅,市值就3000多万了,而且她家不止这一套别墅。

说起艳艳和老方的相识经历,简直匪夷所思。二人居然是“约炮软件”上认识的,约炮就约炮,怎么约到领结婚证的呢?而且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约了三个月就结了,如果不是老方的床上功夫太好,恐怕就只能用“中蛊”方能解释得通了……等艳艳母亲发现,老方又已经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大别墅里,艳艳居然还特地给老方配了一辆百万豪车。成天忙着公司业务的艳艳,觉得自己陪伴老方少了,所以不仅从不过问老方的财务情况,更是大包大揽家中一切开销,为老方花起钱来,也是毫不手软。

老方一开始,自然是温柔体贴。成熟老男人对讨女人欢心的套路,都是驾轻就熟。他只要不加班,就会到艳艳公司楼下去接她,用那辆百万豪车。艳艳虽然十分享受,但还是让老方不要来接自己了。累了,就在家里多休息。这话一出,老方果然就不来了。不止如此,很多时候艳艳下班回到家,一问保姆,老方都还没回家。打电话,不是在加班,就说在应酬。艳艳的出现好似为老方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一旦接触到了花花世界,谁还愿意回到原点过粗茶淡饭的日子?况且40岁的男人正是“有魅力”的年龄,如果自己收入可以得到攀升,那生扑的美少女岂不比比皆是?到时候,谁还愿意守着中年妇女艳艳过日子?

在心里打好算盘的老方,提出让艳艳给自己200万作为资金和朋友一起创业。其实创业就是个引子,老方是想逐渐从艳艳手里抠出钱来,等积累到一定数额,抬腿走人。虽然此时的艳艳还未对老方起疑,但艳艳凭借着在商业上的敏感度,他认为老方口中的“创业”并不可行,于是委婉地拒绝了老方。一向温柔的艳艳,逆了老方的意,贪婪的吸血鬼一旦吸不到血,瞬间就会变成魔鬼。老方顿时火冒三丈,借着“艳艳不信任自己,瞧不起自己”为由,与艳艳大吵起来。吵着吵着,两人情绪都到达了激烈点,老方随手拿起一个烟灰缸朝艳艳扔了过去,不偏不倚,烟灰缸砸中了艳艳的鼻梁,瞬间窜血。经过诊断,艳艳是鼻梁骨断裂。虽然老方十分诚恳地认错、忏悔、下跪、保证……但这一砸,在艳艳心里砸出了个洞,艳艳开始审视老方,甚至暗暗计划着如何抽离。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有了离婚想法的艳艳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按常理来说,此时此刻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杭州侦探调查打掉孩子、立马离婚。恋爱脑艳艳却在这时再次陷入了左右摇摆的境地,她甚至认为这个孩子是可以改变他们婚姻现状的手段。我曾问过艳艳,为什么要通过生孩子来挽留一个恶劣的男人和一段糟糕的婚姻?艳艳思索片刻说道:“因为我想通过幸福的婚姻来证明自己还有魅力,对男人还有吸引力,还能获得幸福。”我不知该如何评判艳艳的偏执,但无疑,当时的艳艳将自己陷入了恶性循环。诡计多端的老方自然会抓住艳艳怀孕这个绝佳的时机。在艳艳怀孕期间,老方化身三好男人,对艳艳的照顾无微不至。老方盘算着,有了孩子作为纽带,艳艳自然会心软,原谅自己的“无心之失”。

然而家暴和出轨一样,只有零次和无数次。杭州侦探调查“万花丛中过”的老方怎能忍住整整十个月不碰女人?要说能出轨得悄无声息,不被发现,那也算是渣男的本事,只可惜老方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也低估了艳艳的洞察力。当他玩得忘乎所以,追求刺激时,行车记录仪比他更诚实。就这样,老方的所作所为赤身裸体般被艳艳一览无余。如果说头婚遭遇婚内出轨被绿的艳艳还能心平气和、保留体面地结束婚姻,一别两宽。那么这一次,当艳艳敏感且脆弱的神经再次被刺激时,艳艳犹如被激怒的野兽,再也无法平静。艳艳第一时间便冲回家找老方歇斯底里地对质与控诉。

老方起先认错态度良好,后来看艳艳言语愈发激烈、情绪愈发激动,老方渐渐失去了耐心,两人吵成一团。吵到激烈处,暴躁的老方一把抓住艳艳挥过来的手腕,将艳艳推倒在地。后果可想而知,对于孕中期的艳艳来说,失去孩子不仅是流产那么简单,而是经历了引产。相比于第一次婚姻,在第二次婚姻中,艳艳输得更加惨烈。照理说第二次婚姻的代价算大了吧,这个女人应该清醒过来了,但她居然还没有……艳艳的父亲怕是气得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休养好身体的艳艳,本打算痛定思痛,用用忙碌的工作冲淡自己内心巨大的痛苦。

确实,空窗了好几年的艳艳,真的做出了好一番成就,参与投资与入股的项目收益率都不算低,就在我们以为她终于回归正途之时,她又开始好了伤疤忘了疼了。在一次富二代圈层聚会中,认识了大潘,艳艳的第三任老公。大潘嘴甜,爱玩,在圈内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比艳艳小整整6岁,也离过一次婚,有一个小孩。父母对他就是给点零花钱,完全放任不管的地步。结果,艳艳又被大潘向自己求婚给打动了。艳艳母亲说你这已经是第三次婚姻了,还不慎重吗?哪知艳艳说前两次结婚,她错选了家境不好的穷男人,而且是她给对方钱,导致把对方胃口喂大,但大潘不一样,他家不缺钱,他俩谁也不会占谁便宜。

艳艳母亲连连摇头,但又劝不住,只能又随女儿去了……那时的艳艳都已经39岁了。本以为在商场中纵横驰骋、投资有道的艳艳会将父辈留下的资产翻出几倍,创造出更辉煌的商业帝国,却没想到,刚静下心、沉住气想要大展拳脚的艳艳遇到了“天灾”。疫情的反反复复使得艳艳参与入股、投资的产业亏损不少。不仅如此,艳艳父母留给艳艳的主业成为了“重灾区”,更是谈不上任何盈利。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爱玩的大潘,居然染上了毒瘾。每天不人不鬼,大潘的父母只能把他先接走,送到戒毒所强制戒毒。第三段婚姻维持不到2年,就结束了。另外,艳艳作为公司第二代掌门人,并没有父母当年创业的初心与情怀,虽然不忍心舍弃掉父母一辈子的心血,但艳艳实在害怕自己落得“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艳艳的决定让母亲十分失望,眼见着自己养大的孩子要卖了奋斗多年才养大的“孩子”,心痛不已,可又能怎样呢?艳艳的父亲已经不在很多年了,眼下谁也没能力扭转乾坤。于是,在艳艳舍掉公司后,一家三口守着剩余财产过日子,和以前富足生活相比,只能算小康之境了。还好,这个家庭之前的根基雄厚,即使被艳艳来来回回折腾,也没亏个底儿掉。最后一次和艳艳见面时,虽然她已然从霸道女总裁“沦落到”了公司小职员了。杭州侦探调查,“收获”了“破产、离异、失婚、单亲妈妈”等诸多标签,并搞砸了父母产业的艳艳,或许才算真正完成了从“懵懂”走向“成熟”的蜕变,才终于补上了欠缺多时的那堂“社会挫折”课程。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0-9737-8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