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出轨取证

杭州婚外情调查

文字:[大][中][小] 2022-05-08    浏览次数:    

杭州婚外情调查今年我39岁,是一家民营企业的创始人,身价1.65亿左右。我想说自己20几岁时的事儿,在22岁时,我认识了她。那时我正毕业找工作,而她高中辍学,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小两年。是我先喜欢的她,她在厂子里上班。我有个同学是她老乡,有时候叫出去一起吃点夜宵,就这么认识了。虽然她小我两岁,但相较于初入社会的我,她成熟很多,我对她还隐隐有些崇拜。她长得好看,干净利落,大方得体。廉价的衣服也包裹不住傲人的身材和年轻的气息。经常有上了年纪的男人,盯着这个不富裕但又青春的女孩子。

她都一一跟我吐苦水,那时我想的是,等我找到工作后,就表白。之后会努力工作,给她过更好的生活。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我,只找到了一份底薪微薄的销售岗位。但总算有个开头,我表白了,她答应了。那时,我们俩约会的成本特别低。街边一碗加肉的面,就是大餐了。

 

出门去玩,基本不喝饮料,都是自带白开水。免费的公园,商场,成了我们经常遛弯的地方。我们出生都不好,贫穷使我们的生活习惯极为相似。比如买东西看价格,货比三家,什么便宜淘什么。开心的点也相同,比如10块的商品,6块就抢到了,抽奖中了两张免费电影票如果你与谁在同一个圈层,但你又觉得他十分差劲,恕我直言,你不可能好出多少。我们在这座大城市里,生活朴素,收入微薄,不敢想太多,要太多,连开心的起点都非常低。但胜在两个人将心比心,恩爱有加,所以幸福的感觉是有的。在一起一年多了,我们感情稳定,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第一次,当然是男方先去女方家拜访。我特意买了一套新衣服,也带了不少见面礼。怀着忐忑又兴奋的心情,去见未来爸妈了。虽然我们都知道彼此的家境不好,但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家居然那么差。两间土房子,一个是厨房,一个是卧室,一家四口住一起,连临时的厕所都没有。要走十分钟去街上的公厕。

 

家里除了她,没有任何人有经济收入,她在工厂上班的钱,要养活爸爸妈妈弟弟。坦白说,这样的条件让我有些失望。肉眼可见的,两个人结婚后,我需要承担四个人的生活。其实,我可以承担。但24岁的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承担。但那时,我并没有放手的念头。直到晚上的时候,她妈妈回来了。是被亲戚背回来的,开始我以为是不是受伤了。还急吼吼的跑过去接人。结果女友告诉我,没事,她妈去娘家一趟了,背她的人是我舅舅。我问,为什么要背?伤着了吗?在昏暗的光线下,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听到她的声音很平静:我妈妈瘫痪11年了。

那一晚,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妈妈是干农活时摔到土坡下,脊柱伤了,这辈子都起不来弟弟才上初中,自己怎么也要供到大学。爸爸不能出去打工,妈妈一个残疾人在家是不行的。

 

我劝她别想太多,早点休息她是第一种,因为自己也穷,所以知道穷是很苦的事儿。我不一定是坏男人,只是我这个穷男人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耐心去承担另一个家庭的贫穷。那时,我们俩都明白。回到城里后,平时简陋的出租屋此刻像豪华别墅一般舒服。至少,床是睡得下的,厕所是有的。但我们之间有些不一样了,她变得有些小心翼翼,不再与我谈未来。似乎在等我给她吃一颗定心丸。但我又不敢轻易许诺,我没把握负担一个小的,一个残疾的,一个老的。我以后也会生孩子,这样挨个养下来,我的孩子还能吃几斤肉,穿几件衣服,受怎样的教育?我舍不得她,这是事实。她家的事儿,我挑不起来,也是事实。可我不敢直接说分手,甚至我希望她能提出来,我顺水推舟。想来,20几岁的我,的确窝囊。不是不想当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只是那点收入的我注定窝囊。于是,我变得有些冷淡,她是能察觉的。在男女关系的初期,男人想要抱得美人归,就得做攻击的角色。

 

而女人哪怕心仪谁,也不擅长攻击。她们不愿意继续了,就会像老虎一样发威,必要斩断。但男人往往此刻是怂的,远没有女人那么勇敢、直接。她对于我的冷淡,主动了一段时间,我也心软了,但最终现实还是控制了我。她自知没趣,也不再冷脸贴冷屁股。直到有天我下班回家,卧室收拾得一干二净。主要是肉眼可见,没有了她的东西。她走了,一声不吭。或许是不想撕破脸,或许是觉得谁都没有错。那一刻,我说不上来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她似乎想问我什么,但最终没有问出口。如今想来,也许是想问我,还要在一起吗?倒是晚上去她亲戚家借宿时,她主动提了自家的情况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并不好受。在24岁那年,我第一次意识到人不能穷。从那以后,我工作中的心态变了,有了赚钱的狼子野心。父母知道我分手后,都说分得好。我理解他们不希望儿子做冤大头。但这句分得好,总让我心里膈应。从爱情来说,她是我最好的伴侣。

 

她没有任何错,她勤奋、勇敢、大方,还有真心。怎么也不应该是一句分得好来定义她?怪谁?怪穷。我父母也穷,所以他们怕穷。我在32岁那年结婚,当时已经小有成就。赶上房地产的黄金期,我自然是没有那个本事做开发。而是选择了中介的赛道,开了很多家中介服务。老婆是医生,书香门第,不算大富大贵,但胜在家庭人脉不错。我们算相辅相成。也有感情,虽然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但真没人天天搞电视剧那一套夸张剧情。普通百姓,都是渴望有一个家,有个知心的枕边人。出现在自己人生起点时的那个人,意义真的不同。你很难用绝对世俗的标准,比如她长得怎样,工作如何,收入多少去完全衡量与定位。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那位同学说,她跟我分开的第三年,就嫁人了。是他们乡镇上的一个小老板,做餐饮的。大她二十岁,带着两个孩子,还是个瘸子。

 

那一天,我坐办公室里,默默流泪。我也说不清楚到底在哭个什么,就是难受,憋闷,又心酸得很。她的人生,该怎么走?也许可以去大城市继续工作,以及学习,做含金量更高的行业。可她真的行吗?她有三个负担,不给吃饭就得饿死,月月要开支,这是雷都打不动的。哪一种成长不需要沉淀期,不需要精力和时间的投入。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0-9737-8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