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商务调查

杭州调查取证仲裁庭案件事实是裁判者认定事实

文字:[大][中][小] 2022-07-07    浏览次数:    

杭州调查取证民事诉讼事实是指经裁判员按照证据规则,通过法定程序确认当事人主张的事实后,经裁判员确认的事实。从当事人主张的事实到待证明的事实,再从待证明的事实到判决依据的案件事实,证据成为法官认定事实的关键。虽然在“有积极的诉讼请求人,原则上负责举证”的一般规则的前提下,当事人如要证明诉讼请求,应当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并承担举证责任。但是,当当事人举证能力有限,无法取得相关证据,但证据是认定案件事实的重要依据时,仲裁庭能否对申请进行调查取证由一方决定还是由其自行决定?本文将讨论仲裁庭调查取证的权利基础,仲裁庭调查取证的现状,以及对完善仲裁庭的思考。 调查取证权利制度 从其他角度分析和探讨仲裁庭调查取证的权利。

一、仲裁庭调查取证权力基础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以下简称仲裁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应当为诉讼请求提供证据。”第二款规定:“仲裁庭认为有必要收集证据的,可以自行收集。”本条确认仲裁庭有权决定是否调整取证证据。与《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调整取证证据的情况相比,仲裁法院的调查取证是一种权利。此外,除《仲裁法》外,各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也对调查取证@作出相应规定>仲裁庭,如《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33.1条:“当事人提出申请或仲裁庭认为必要时,仲裁庭可以自行调查事实和收集证据。仲裁庭在查明事实或者收集证据时,认为需要通知双方当事人到场的,应当及时通知当事人。接到通知后,一方或双方缺席不影响仲裁庭调查收集证据的事实。” 《绵阳仲裁委员会仲裁暂行规则》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适用,仲裁庭适用。仲裁庭认为必要的,或者当事人未提出申请,但仲裁庭根据案件审理情况认为必要的,仲裁庭可以自行收集事实和证据。仲裁庭认为有必要通知双方当事人到场的,应当及时通知当事人。请注意,一方或双方缺席不会影响仲裁庭调查事实和证据的收集。”虽然调查取证仲裁庭的权利有法律依据,但仲裁庭是否应该调查取证特别主动的问题在实践中存在争议。有观点认为,当事人应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不能履行举证责任的,应当承担举证的不利法律后果。仲裁庭作为中立的第三方,不能代表当事人提供证据。另一种观点认为,如果当事人已经用尽了所有的能力,仍然无法收集到相关证据。从公平正义的角度出发,仲裁庭有责任查明案件事实。如果是认定案件事实的重要依据,仲裁庭应根据一方当事人的申请或自行决定调查取证进行。

二、仲裁庭调查取证现状与问题

如前所述,虽然《仲裁法》规定了仲裁庭的调查取证权利,但在实践中仲裁庭往往对调查取证的。笔者认为,仲裁庭的“否定”待遇调查取证主要来自两个原因:一方面,仲裁委员会不是国家司法机关,仲裁的管辖权佣金来自当事人的自主权。仲裁庭没有国家公权力所保障的司法权。实践中,仲裁庭经常通过出具调查取证信或介绍信的方式委托办案秘书进行调查取证。没有义务帮助个人和个人,所以取证人员经常会遇到“不受欢迎”。由于缺乏公权力,仲裁庭往往无法获取相关证据,从而给仲裁庭造成尴尬局面。此外,很多仲裁机构的立法和仲裁规则都没有规定仲裁庭无法取得相关证据的后果由谁承担。因此,在实践中,仲裁庭通常不接受当事人的取回申请或回避自愿取回。

针对这个问题,有关人士建议,为什么不将仲裁庭的调查取证权力赋予国家强制力,通过立法予以保障?笔者认为,从仲裁机构的性质和发展路径来看,当事人同意将争议提交仲裁机构仲裁,仲裁员的选择等,都体现了当事人和民间的自主权。仲裁的性质。因此,给予仲裁庭调查取证以国家强制力为担保,不符合仲裁发展规律。此外,仲裁员均为各领域的兼职专家。如果他们在国家强制力的支持下被赋予调查取证的权力,就会引发如何合理行使权力以及如何约束权力的问题。笔者认为,这也是《仲裁法》没有参照《民事诉讼法》严格规定仲裁庭的范围和程序的原因调查取证。另一方面,虽然《仲裁法》和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都赋予仲裁庭调查取证权利,但仲裁庭在办案过程中却是“被动”的调查取证,另一个原因是,在实践中,杭州调查取证一些当事人或代理人有能力举证,但举证的过程可能比较困难,但完全依赖于调查取证的仲裁庭,并转移自己的举证责任。在这种情况下,仲裁庭将根据仲裁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要求当事人为其诉讼请求提供证据,不受理当事人调查取证的申请。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130-9737-8133